栏目导航
新闻资讯
公司动态
行业资讯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手机:
地址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 >
安同良:激发企业家的“创新
发布日期:2019-08-22

安同良:激发企业家的“创新

走近长江学者

学者简介: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,管理学教授、博导,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、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。长期致力于产业经济学等领域研究,以国际化视野与方法追踪国际学术前沿。在国际SSCI杂志发表论文50多篇。2002年以来,持续在国内顶级经济学期刊《经济研究》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8篇。

记者: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学术历程和主要研究成果?

安同良:1997年,我成为南京大学九五至尊所有娱乐网址企业管理系博士。五年博士的训练,使我成长为一名专业学者,这五年也是我学术生涯的一个分水岭。2004年,我的博士论文《企业技术能力发展论》在人民出版社出版。在博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,我对企业技术能力作了系统思考,设计了技术后进国家企业技术能力发展的五段式模式——选择、获取、消化吸收、改进和创造。到目前为止,这五个阶段在中国还在不断地被验证。

多年来,我主要围绕产业经济学、创新经济学、政治经济学三个方面进行研究。在学术研究过程中,我的一个特点是比较注重国际视野。2002年开始,我与荷兰Alcorta教授合作,在国内率先进行微观创新调查。与国际学者的合作,促使我将问题放在全球版图中进行思考。另一个特点是立足中国发展与转型中的现实问题,努力探寻中国经济发展的宏观微观路径和策略。比如2002年,我在《经济研究》发表了一篇关于价格战的论文。价格竞争是企业惯用的策略行为,从这个现象出发,我揭示了易发生价格竞争的产业特征,并在此基础上分析处于该环境中企业的战略行为,给出了一些避免恶性价格战的战略建议。

我的学术道路,正像中国制造一样,也存在着一个从模仿到创新的过程,但在治学过程中,我尽量追求原始创新。2009年,我在《经济研究》发表了一篇关于企业为获取R D补贴发送虚假创新类型信号的论文。中国作为技术追赶型国家,R D补贴是激励企业进行自主创新的关键政策手段,但在现实中,也出现了一些企业故意骗取政府R D补贴的行为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和我的团队原创性地建立了一个企业与R D补贴政策制定者之间的动态不对称信息博弈模型,为甄别企业的真实创新类型提供了可信的方法,同时给出了提高政府R D补贴效率的可行性政策建议。

记者:您近期主要从事哪些方面的研究?

安同良:中国制造正在世界崛起,纺织和服装业、机械制造业与电气电子产品制造业、互联网消费等,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。但我们有很多技术和产品,还在跟跑中。如何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,实现从跟跑、并跑到领跑的跨越,是我最近关注的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主要研究和破译中国哪些企业、哪些产业达到了世界领先,达到了世界领先的企业和行业,其内在的机理是什么,试图从经济学角度总结出具有普适的规律。

今年3月,在中央财经大学举办的首届互联网与数字经济论坛,吸引一些团队来研究互联网对中国、对世界的影响。我的研究焦点在于互联网对中国经济地理格局的重塑。过去,很多产业依赖于集聚发展,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,很多制造业产业不再过度依赖于地域上的小集聚。

记者:作为制造业大省,江苏如何从“江苏制造”向“江苏智造”迈进?

安同良:创新是“江苏制造”向“江苏智造”迈进的必由之路。即使大部分的技术创新只是在江苏本地市场或者本公司内部,江苏制造业企业仍存在着很高的技术创新率。企业创新的动力不是财务因素,更重要的是保持公司的全面竞争力。此外,提高产品的质量也是公司的主要技术创新动力之一。技术创新的阻力也不再是资金问题,而是知识问题——缺乏技术创新能力和创新型人才。

我有一个基本观点,就是要引智,智就是人才。创新带有不确定性,这就需要在政策上给予他们更多的尊重和包容。另外,一个城市房价过高,对人才的吸引力会下降。对一些相对发达的中心大城市来说,这个问题要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
如何引智?要有良好的学术氛围和团队氛围。应该说,知识的个人英雄时代已经过去了,观点的碰撞、知识的传承,都需要面对面的交流,都需要团队协作,才能把创意变成产品。对某一个人才的引入,如果没有产业支撑,没有团队的支撑,没有良好的文化氛围,往往很难成功。有些科学家、企业家,希望有好的竞争对手,就是希望在良性竞争中实现更快发展。

记者:企业应该如何推进技术创新,提升自主创新能力?

安同良:激发企业家的“创新

走近长江学者

学者简介: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,管理学教授、博导,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、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。长期致力于产业经济学等领域研究,以国际化视野与方法追踪国际学术前沿。在国际SSCI杂志发表论文50多篇。2002年以来,持续在国内顶级经济学期刊《经济研究》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8篇。

记者: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学术历程和主要研究成果?

安同良:1997年,我成为南京大学企业管理系博士。五年博士的训练,使我成长为一名专业学者,这五年也是我学术生涯的一个分水岭。2004年,我的博士论文《企业技术能力发展论》在人民出版社出版。在博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,我对企业技术能力作了系统思考,设计了技术后进国家企业技术能力发展的五段式模式——选择、获取、消化吸收、改进和创造。到目前为止,这五个阶段在中国还在不断地被验证。

多年来,我主要围绕产业经济学、创新经济学、政治经济学三个方面进行研究。在学术研究过程中,我的一个特点是比较注重国际视野。2002年开始,我与荷兰Alcorta教授合作,在国内率先进行微观创新调查。与国际学者的合作,促使我将问题放在全球版图中进行思考。另一个特点是立足中国发展与转型中的现实问题,努力探寻中国经济发展的宏观微观路径和策略。比如2002年,我在《经济研究》发表了一篇关于价格战的论文。价格竞争是企业惯用的策略行为,从这个现象出发,我揭示了易发生价格竞争的产业特征,并在此基础上分析处于该环境中企业的战略行为,给出了一些避免恶性价格战的战略建议。

我的学术道路,正像中国制造一样,也存在着一个从模仿到创新的过程,但在治学过程中,我尽量追求原始创新。2009年,我在《经济研究》发表了一篇关于企业为获取R D补贴发送虚假创新类型信号的论文。中国作为技术追赶型国家,R D补贴是激励企业进行自主创新的关键政策手段,但在现实中,也出现了一些企业故意骗取政府R D补贴的行为。针对这种情况,我和我的团队原创性地建立了一个企业与R D补贴政策制定者之间的动态不对称信息博弈模型,为甄别企业的真实创新类型提供了可信的方法,同时给出了提高政府R D补贴效率的可行性政策建议。

记者:您近期主要从事哪些方面的研究?

安同良:中国制造正在世界崛起,纺织和服装业、机械制造业与电气电子产品制造业、互联网消费等,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。但我们有很多技术和产品,还在跟跑中。如何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,实现从跟跑、并跑到领跑的跨越,是我最近关注的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主要研究和破译中国哪些企业、哪些产业达到了世界领先,达到了世界领先的企业和行业,其内在的机理是什么,试图从经济学角度总结出具有普适的规律。

今年3月,在中央财经大学举办的首届互联网与数字经济论坛,吸引一些团队来研究互联网对中国、对世界的影响。我的研究焦点在于互联网对中国经济地理格局的重塑。过去,很多产业依赖于集聚发展,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,很多制造业产业不再过度依赖于地域上的小集聚。

记者:作为制造业大省,江苏如何从“江苏制造”向“江苏智造”迈进?

安同良:创新是“江苏制造”向“江苏智造”迈进的必由之路。即使大部分的技术创新只是在江苏本地市场或者本公司内部,江苏制造业企业仍存在着很高的技术创新率。企业创新的动力不是财务因素,更重要的是保持公司的全面竞争力。此外,提高产品的质量也是公司的主要技术创新动力之一。技术创新的阻力也不再是资金问题,而是知识问题——缺乏技术创新能力和创新型人才。

我有一个基本观点,就是要引智,智就是人才。创新带有不确定性,这就需要在政策上给予他们更多的尊重和包容。另外,一个城市房价过高,对人才的吸引力会下降。对一些相对发达的中心大城市来说,这个问题要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
如何引智?要有良好的学术氛围和团队氛围。应该说,知识的个人英雄时代已经过去了,观点的碰撞、知识的传承,都需要面对面的交流,都需要团队协作,才能把创意变成产品。对某一个人才的引入,如果没有产业支撑,没有团队的支撑,没有良好的文化氛围,往往很难成功。有些科学家、企业家,希望有好的竞争对手,就是希望在良性竞争中实现更快发展。

记者:企业应该如何推进技术创新,提升自主创新能力?


[责编:清枫学长]